欢迎来到无锡恒诺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400-799-1986

政信信托再迎发展

云南信托发布的《2019年第三季度信托业发展概况简析》显示,2019年三季度,投向基础产业的信托产品发行规模为1594.16亿元,环比增加232.92亿元,增幅为17.11%。


普益标准数据统计,9月份投向基础设施的信托发行数量为465款,占比为31.57%;10月份投向基础设施的发行数量为529款,占比为30.99%,其占比均为第一名。


在官方数据发布之前,市场研究机构统计出的数据似已表明,信托公司加大了投向基础产业信托的力度。据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介绍,地方政府通过融资平台借助信托融资,用于基础产业领域的信托计划,比如交通、水利、城市基础设施、基础工业等被称为政信信托业务。


有业内人士称,政信信托业务发行增多,主要是宏观经济、监管政策等叠加导致,但加码政信业务仍需注意几大风险。


政信信托业务的起伏


政信信托业务早已有之。


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执行所长邢成告诉记者:“政信类信托业务,是国内现有信托业务的起源性业务。其实,从2003年开始,一批信托公司以政信类业务作为突破口,摸索出中国信托公司新的业务经营模式,形成以投融资为手段的理财方式,后来逐步派生出房地产信托、证券投资信托和工商企业类信托等多类型的信托业务,并一直是众多信托公司最主要的业务类型和收入来源之一。”


资料显示,在2008年~2012年期间,参与政信产品发行的信托机构就呈逐年递增趋势。在2008年里推出政信合作产品的仅有百瑞信托、长安信托、国元信托、湖南信托、昆仑信托等10家信托机构,到2009年已发展为17家,参与机构数增速达到70%;2010年增至28家,较上年增长64.7%;2011年已达到32家,较上年增长14.3%。


由于隐含政府信用的关系,政信类信托项目一直被认为是安全性较高的产品,2012年至2013年,政信类信托实现爆发式增长。但自2014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之后,中央对地方政府债务问题的规范力度就已持续加大,地方政府融资受到限制。受此影响,基础产业信托增速放缓,因此,2014年~2018年在信托资产总额中的占比逐年降低。2018年年末,基础产业信托余额为2.76万亿元,全年新增规模为4316亿元。


邢成认为,政信合作业务受政策影响较为明显,比如《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出台,提示地方政府化解隐性债务风险,防范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由此,增强了金融机构对平台公司融资的信心,信政合作业务迎来政策“拐点”。而今年年初以来,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明显提速,在2019年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要求实施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城市停车场、城乡冷链物流设施建设等补短板工程,加快推进信息网络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这些都导致流向基础产业的信托资金进一步增加。


此外,近几年,信托公司对基础产业信托的开展方式进行了创新,以进一步适应外部市场环境的变化。比如,对于“信托项目基金化”“以PPP模式参与混合所有制改革”,信托公司都在尝试。


量价齐升但潜在风险有所提高


基于政信信托投向之一基础设施建设产品的收益率和发行情况,也能间接印证政信信托的发展现状。


用益信托网数据显示,自2018年7月起,基础产业投向信托产品成立规模快速增长,由最初7月的111.79亿元增长到2019年3月的590.06亿元。之后连续两个月回落至334.03亿元,随后又持续攀升至8月的401.00亿元。


从基础产业类信托产品收益来看,2017年、2018年以及截至2019年11月19日的数据分别是6.95%、8.42%和8.50%。中诚信托的研究显示,自2018年7月起,基础产业投向集合信托产品平均收益率从8.38%攀升到2019年2月的8.85%,之后缓慢振荡回落至8月的8.45%,但仍然处于较高历史点位。


但伴随规模的持续增加,风险也呈增长趋势。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2018年至2019年政信信托违约事件有:2018年初,云南某城投公司信托贷款未能如期偿还;xx信托此前发行的“XX309号韩城城投集合信托计划”延期兑付;2019年3月,XX信托547号蓬溪县金福实业信托计划延期;XX信托508号春晖投资营收账款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违约;2019年4月,青海省投资集团爆雷等。


据相关统计,今年上半年已有23款政信产品无法按时偿还贷款本息而违约(包含信托、私募基金等所有非标融资类产品),而2018年全年的数量仅有23款。信托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数据是根据公开新闻报道而得,可能并不十分准确,但大体反映出违约增加的趋势。23款违约产品主要涉及贵州、内蒙、云南、青海、陕西、四川、宁夏、湖南等经济欠发达省或自治区,这也就意味着这些地方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需求较大,且地方财政收入相对薄弱。


政信信托业务需注意的问题


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显示,在我国持续推进城镇化的过程中,基础产业建设需要持续投入,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为基础产业信托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机遇。那么,随着政策信托业务规模不断释放,需注意哪些问题以防范风险呢?


邢成认为应注意五个方面:


第一,部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债务率、担保抵押情况等相对不透明,去年,某些地方暴露GDP造假,相关数据真实性是投资人需要考虑的问题


第二,受地方政治生态影响,依赖管理方谈判能力,在2018年逾期的政信信托中,有一种违约原因属于“新官不理旧账”,原地方领导离任或者违纪后,如遇到资金问题,新任领导不积极处理而导致违约;


第三,信托计划“短”期限与基建类项目“长”周期不相吻合,融资成本相对较高


第四,集合类信托计划的融资规模偏小,难以独立完成对大型基建项目的融资,在一些融资项目中,信托公司甚至可能因为募集资金规模过小而丧失参与项目投资的机会;


第五,信托产品的流动性不足,转让成本相对较高,国内信托财产登记制度的缺失,从根本上制约了信托权益的流通。与此同时,缺少统一的信托交易平台,客观上造成了投资者无法像证券投资基金那样自由地进行申购、赎回;受托人也很难在信托存续期内,将固化投资以资产证券化的形式打包变现并返还委托人。


来源:金 融 时 报